THANKS&GRATITUDE感恩一尚






   
我是画室为数不多的走读生之一,初冬的凉气未散入画室的大庭,伴着生脆的“吧咔”的一声打卡,与碳粉颜料共舞的一天又开始了。
一开始总是有些纷乱的,打水的学生们进进出出,大垃圾桶旁挤着一群削笔的人。看似是无章的,其实我们都知道这桶水打完后要架画板,笔削好了时又该贴八开纸了。
“早啊,亲爱的,借我卷纸胶”。我看着同组的好友,调整画架高度的手并不停下。
一切准备好了,老师朗声布置下当课的任务。我们纷纷举起笔,在雪白的纸面上划下条长长的稿线。
一切的蓝图,直通未来。
不知是哪个班的老师讲了个笑话,远处便叽叽呱呱地笑了一片。我们探了个头去看,也偷偷笑了起来。
“安静!不准笑!”老师虽是那么说的,嘴角却挑了。
形准、体现、色分,统一。
我们是文化课堂的叛离者。正因如此,“课堂”给我们的不只是“之乎者也”、“相交”、“congratulation”还有“空间”、“色调”和“美”。
默默地描绘,不知时若走马。
“你继续画,要不老师给你打个饭?”老师伸手抹了抹画面不和谐的地方。
“好啊。”我塞给了他一块糖果。
直到放学,没怎么动却也疲软的腿支我走了门口。冷风划出降温的轨迹,拉了拉衣袖,突然想起几个月前答应了同学要从家中带热奶茶给她们。
不行,还要等再冷一些。
第一次的,站在画室门口的冷风中,第一次那么期望天气冷下来。
我想起奶茶腾腾的雾气,其中幻化出羽飞鳞潜,还隐隐的有一群奋斗的人。
一定是温情蓝色调的留香。


学生郑可



  






收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