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ESUNG NEWS
新闻动态

精雕细刻出精品,千锤百炼铁成金

返回列表
66 2020-03-18

李校是谁?一尚学子亲密度测试~





谁是李校?


或许不少一尚学子

可以细数每一个任教老师的口头禅与外号

但今天我们要说的这一号人物

你可能见过几次,但稍微有些陌生

他便是一尚美术教育总校长李自霞


一尚美术教育总校长-李自霞

一尚美术教育总校长-李自霞

“做一家有品质的画室”



李校是谁?

别急,我们先上甜点

所有美术学子听过来

李校长有话说,有书推荐!



现在我们进入正题,回到20世纪初

听李校回溯自己学习与创业的故事



01

19年前,一个中专生的抱负

——中专不“过瘾”,上国美不难!



19年前,中专师范毕业,工作一年……这是李自霞校长跨入美术行业之前的故事。学美术于当时十八九岁的李校而言,并不意味着多么伟大的抱负,而是出于从小对大学的期盼,毕竟中专始终“不过瘾”


加上对原本教师安逸生活的不甘,于是李自霞毅然选择了返回校园,成为高三的插班生。


从9月份开始准备,到首次被美院录取,大约是半年光景。半年的突击学习,我们问李校,“难不难?”“国美是不是意料之外?”他的答案反而是我们的意料之外——很容易,而且是预料之内的事情


李校回顾,19年前的画室还是放养式教学,一个老师带着整个画室的学生,偶尔的示范与指点,但背后更多是自学。


国美象山中心校区落成纪念碑

国美象山中心校区落成纪念碑



02

三度闯关国美

——因为正在“铺草皮”,放弃国美门票



艺考生复读的原因大同小异,而李校复读的原因大概可以登上“最罕见”复读原因榜单前位。


首度考上国美那年,入学前不久,李校去了一趟杭州,那时他报的绘画专业位于在建的象山校区,“这学校刚开始建,铺草皮呢,我觉得这个将来没出息。”


将复读仅归因于“外贸协会”这个原因还不够全面,另一个原因也在于李校对油画专业的执著。只是,到了第二年,55分的英语成绩成为李校跨入国美的一道新门槛,令人哭笑不得的是,第一年他考的也是同个分数,换到次年,55分却不再作数。


直到第三年,在专攻英语之后,李校终于如愿被国美的油画系专业录取。


中国美术学院

中国美术学院



03

思索·艺术

——我觉得艺术应该有点不一样



如果有一条人生曲线,经过三度爬坡拿到国美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就是李校人生前20年一个非常漂亮的冲峰登顶。进入大学之后,从大一拿奖学金到大三开始挂科,这条曲线缓缓地拐向一个周期内的波谷。


“天天画一个模特,这跟我理解的做艺术应该有点不一样。我觉得画得准不准,好看不好看,也没什么,要练一练也可以练得好,像一年级时画得很好时留校再给你打个分数95分。但我觉得艺术应该要做得不一样,所以那时候对基本功一直没有好好去追求。”


跟不少20来岁的年青人一年,当你步入一个新的阶段,一直笃定不疑的标准可能就在倾刻间崩塌,所谓的100分也只是一个飘忽不定的刻度。


一尚美术教育总校长李自霞



04

追问与求索

——左手是生活,右手是梦想


四年的国美学涯,在李校看来,他是“稀里糊涂”就毕业了,走出顶尖美院的大门,反而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是。”


于是,在杭州找一个画室谋生,一边过日子一边抱着艺术梦,成为毕业之后的选择。作为师者,他在画室里锻造了国美状元,而作为追梦者,他走遍美术馆追问什么是艺术……


左手生活,右手梦想,在左右摇摆之中,迷茫的他开始觉醒,追问终极性的问题。电影语言、哲学思维,这些新奇的世界打开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


陈嘉映-首都师范大学哲学系教授

陈嘉映-首都师范大学哲学系教授



05

哲学——艺术绕不开的弯儿

——“哲学兮兮” 的年轻人


2009年,本来已经毕业的李校开始旁听起国美的研究生、博士生课程。哲学这个忽近忽远的东西,他认为终归是艺术绕不开的弯儿。


“那个时候听陈嘉映跟我们讲哲学,金观涛跟我们讲思想史,孙周兴跟我们讲尼采,吴明跟我们讲儒释道,还有日本文化等等。他们对我的影响是从这里开始……”


整整旁听了三年的哲学,借用陈嘉映先生的话,这时候的李校,便是“哲学兮兮”的年轻人。哲学背后坚固的逻辑学根基,以及它追根溯源、掀开表象抵达本质的方式,让李校得以把那些浮在表面的弯弯绕绕剔除。


李校与台湾导演蔡明亮、李康生合影留念

李校与台湾导演蔡明亮、李康生合影留念



06

遇见台湾双子星

——电影的启示与杨德昌的救赎


当看了三年哲学,好像明白了,又好像没明白的时候,电影又走入李校的视野。台湾80代电影的双子星——侯孝贤与杨德昌,迅速在他的生活与思想层级刮起一阵飓风。


侯孝贤的电影视觉上不似香港警匪片刺激,但独特的电影美学与文化底蕴、社会洞察,照见了时代中的个体。借助他的电影,抽身而起俯视自己的当下,李校觉察出个体在时代里的苍凉,包括他自己。


侯孝贤《恋恋风尘》

侯孝贤《恋恋风尘》


如果说侯孝贤的电影里对个人的关照引发人共鸣,那么杨德昌身上无论是对拍摄细致入微的把控还是对效果极致的追求,则为这位年轻人提供了明确的处事方针。


说及此,李校激动地发问道,“人家拍电影可以拍得很极致,你教一个考前班还不能教得极致?”掷地有声。


杨德昌《牯岭街少年杀人案》

杨德昌《牯岭街少年杀人案》


 

07

再赌一把

——做一个有品质的画室


在哲学、电影的游历过程中,李校不断追问艺术是什么。充满魔力、饱满的电影叙事语言,反过来打开了欣赏油画的窗口,也让他更加读懂油画大师经典巨作何以历经时代沧桑而不褪色。


也是在杨德昌的极致理性下,2012年,李校下定了决心南下,创办了度岸画室这个品牌。那时的他在杭州已经培养过国美状元,对于教学十分熟稔。所以创业这个决定像当初考学一样,“反正就赌一把”。


“当时就想要做一个有品质的画室,不要给我去装*,说什么改变那个,改变这个,你让多一些学生考好就行啦。……我们必须要考广美状元,必须要考央美状元,这是必须要做拿到。”


“做一个有品质的画室”这一办学的理念直到度岸与一尚合并之后依旧不变。2020年李校又在这基础上进一步完善,戳下面的语音,听听李校谈一尚的愿景与使命,没有空话大话,只有接地气与笃定!




08

唯有成绩才是硬道理

——七岁看老?君子豹变!


民间有句俗语说,三岁看小,七岁看老,意为少儿时期的性格可能看出一个人往后数十年生涯的稚形。


但李校更认可《易经》的说法,“大人虎变,君子豹变,小人革面”。“君子豹变”的一个解释是,豹子初生时丑陋,但是经过成长的蜕变拥有了美丽的斑纹。


杨德昌就像是触发这种变化的外部因素,好比一面镜子,或者行为的丰碑,促使李校在教学质量上的坚持与苛刻至极。“因为当你坚持的时候,这个事情可控,不坚持的时候发现可控不了。”


台湾新电影运动导演合影

台湾新电影运动导演合影

左二:侯孝贤;左三:杨德昌


敲黑板,重点来啦

戳下面的录音

听听李校精益求精的管理哲学~



一尚美术教育总校长李自霞

永不言弃



09

断舍离

——认准了,就干到底!



回望20年的美术之路,从三度高考只为上国美,到最后放下纯艺梦,李校曾经心里也有过后悔。创业至今,由于全身心投入教学之中,哲学、电影、书籍这些曾在迷茫时期拉了他一把的东西,投入的时间也有所减少。


“因为你选择了你就得这样来做,你会发现只有这样的状态的时候你才能不辜负艺术,否则是不行的。我比较执著,我魔羯座的,认准了就干到底。”


这种笃定、不将就,在两个小时的采访过程中展露无疑,从教务管理到成绩追求。同样,这也是他对学生们的期许。




寄·语

永不言弃





Q:美术生需具备哪些素质/意识?

有什么寄语?


李自霞:永不言败,永不言弃,我觉得拼的就是韧劲,其他的没有。如果说要八个字的话就是永不言败、永不放弃。就是要有这样的精神,其他没有什么多想的,给不了什么(特别的)方法,就是铆了劲上。 


现在压力比较大,竞争比以前大很多,但这对于学生来说就是人生经历,把它当成经历,经历过去就好。现在的路比以前宽了。互联网、自学渠道已经多了,从考前班的压力大了一点,但是路会更宽一点。 


其实我也希望,作为一个培训班,希望在这里培训完后,他能够变得更坚韧的一点,心理素质好一点。 


至于现在的艺考生,应该具备哪些意识……第一个一定是养成一个独立的人格,第二点是对追求的东西、在个性上我希望是有追求的,而且这种追求应该是长出来的,而不是一个简单的效仿, 至于哪种形式我觉得不是特别重要。


考前班就是拿大学的门票,不要把它当成艺术,千万不要掉进这个套子里来,进来之后就一定是一个独立的人……至于本身自己的个性体现的形式,上了大学之后希望一定要很自由地呈现出来。




还有还有

李校为各位美术生推荐的书籍

PS:高考&校考后再看哦~

荐·书

《赖声川的创意学》

《赖声川的创意学》




最后我们来回答↓

李校是谁

WHO'S PRINCIPAL LEE


他是每年上千名学子的校长

又是同学们口中相传的神秘人物

他可以为考上国美历经三度高考

也能在创业后对油画断舍离

他曾在艺术的殿堂中迷茫彷徨

也被哲学、电影和书籍慰藉与救赎

他十余年来投入美术教育工作

不谈空话不爱应酬只拿成绩说话

他是有点冷酷有点个性的性情中人

笃定了就没得商量的魔羯座

在他看来,做一家有品质的画室

就是一件要做到极致的事




在线报名

电话咨询

线路地址

在线咨询